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南充论坛 > 文章 当前位置: 南充论坛 > 文章

疯母劫、灵树、柜子上的爷爷、婴灵...

时间:2021-07-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讲这个故事时,楼楼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大家一定会说主人公是个畜生不如的家伙,但他是楼楼为数不多的发小儿(从小一起长大的),楼楼也不知该如何评价他。姑且就只讲故事吧,对于他的为人,大家去评价。

 

因为本故事百分百真实,所以主人公就用化名——强子。

 

强子他爸是我爸学校的体育老师,不过比我爸大了将近20岁,强子有个姐姐,他爸属于老来得子,所以异常地惯着他。小时候他的玩具是最多的,衣服是最好的。

 

还记得那时《灌篮高手》热播,里面的樱木花道穿着那双新篮球鞋(类似板鞋,不知道80后的朋友有印象没),那时市面上根本看不到,他想要,他爸就托人从外地弄来一双,花了700多。

 

如果你认为他很幸福,那你就错了。因为他妈是个精神病。怀他时,因为给他办城市户口没有办成,一股火(一着急)就疯了。

 

所以从小到大,他没有得到过一丝“正常”的母爱。小时候还好,他玩具多,再加上他爸从小训练他,体格也壮,自然成了孩子王,我们一帮都围着他转。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越来越懂事,他也越来越自卑。

 

他妈犯病时就是骂人,没日没夜的骂。但有一次不知谁惹了她,她拿菜刀差点砍到人。

 

从此以后,家长为了孩子安全,就不让自己孩子到他家玩了,他也不愿意去别人家,所以慢慢地变得孤僻,甚至有点自闭。

 

因为楼楼高中时斗殴,再加上跟一些的损友(这个词有点不恰当,现在还是很怀念这帮兄弟的)混,所以被学校开除了,回到了我爸的学校读书。

 

我和他正好一个班,放学一起走,那时他连去卖店买东西都是把钱给我,让我帮他去买,我问他为啥不自己去,他说不好意思。

 

高二那年,他爸病逝了。我知道消息后本想去安慰他,但他不在家,最后在网吧找到了他。

 

他爸下葬后,学校给他两周假,他在网吧整整呆了两周。可能自卑到一定程度时人的心就麻木了吧,他姐早已嫁人多年,偶尔回来看他,他爸去世后,他从此就和他妈生活在一起。

 

久病床前无孝子,这句老话之所以流传这么久,肯定有一定道理。强子他妈的病始终没见好转,最后不认识人了,只认识强子(连他姐都不认识了)。

 

而且总是幻想强子被人拐走了,所以去过我们学校很多次,逢人就问看见他家强子没?不见到强子决不罢休。

 

我们大孩子见到了还好,没人嘲笑他,但是学校的初中生见了他妈就跟见了动物似的,集体围观,校领导也怕出意外,但是见她可怜,就没强制把她赶走,让保安看着她。强子本来就自卑,最后受不了了,开始骂他妈,让他妈滚,后来发展成直接打他妈。他妈再也不敢来学校了。

 

高中毕业后楼楼考上了大学,强子则拿了高中毕业证投奔他姐去了。大二那年我们那的家属楼拆迁,开发商是学校一个女老师的老公,人挺仗义的,要钱给钱,要房子就给房子。

 

因为那时房价飙升,所以基本都要的新楼。开发商给了每家每户一年一万的过渡费,考虑到强子他妈的情况后,额外每月出一千五雇人照顾她。

 

但是强子他姐把钱全拿走后并没有雇人照顾他妈,而是在农村租个小平房,把他妈一个人扔在那了。

 

前几年过年我回了趟老家,几个发小儿聚了聚,期间谈到强子。知道他姐因为生不了小孩离婚了,现在没工作,也顾不上强子了,强子在他农村姥姥家,他姥姥都八十多了还要照顾他。

 

因为高中就我和他在一起读书,所以感情比较好,打听到他住址后,就坐车去看他了。

 

多年不见,我第一眼没有认出他。当年块头最大的强子,如今已经瘦骨如柴,两个大大的熊猫眼,佝偻着身子直不起腰来。

 

她姥姥家是农村,也没啥饭店。正好出租车没走,我就让他上车去附近镇子上找饭店。车上我一直没说话,因为有司机,我知道强子有陌生人在的时候不愿意说话。

 

车到了镇子上,我俩下了车,找了几个饭店环境都不咋地,当到了一个烧烤店门口时,强子突然蹲在了地上,气喘吁吁地说,歇会儿,走不动了,我看情况不妙,也就没再继续挑,扶着他直接进了烧烤店,还好有包间。

 

随便点了点东西,要了几瓶啤酒。服务员出去后把门关上了。强子问我有没有烟,我拿出烟递给了他,他看了看笑着说,哥们儿混得不错啊,都抽玉溪了。

 

我笑了笑,忍不住问他,几年不见,你咋造成这样了?(东北话造,这个真心不会翻译,不懂的南方朋友理解为混吧)。

 

我咋造成这样呢?强子自言自语道,随后狠吸了几下烟,一个烟抽完了,又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大口后问到,你相信世界上有鬼么?我点了点头。

 

接着他说了句,我妈si了。我只感到一丝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那么大年纪了,还是个精神病,没人照顾能活久了就他妈出鬼了!强子本来不善沟通,说话也有点语无伦次,下面是我根据他说的内容,自己整理的。

 

他妈在拆迁后一年多就去世了,他也没怎么悲伤,他姐和他回来草草办了丧事后就又回去工作了。

 

那时强子在一个鞋店当服务员。没过多久,强子睡梦中听见有人喊他,强子...强子...

 

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声音比较熟悉,以为是老板喊他有事,就起来穿衣服。等到稍微清醒点时,他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他听出,这是他妈的声音!

 

完全惊醒后仔细一听,声音又没了。从此以后,在他半睡半醒意识模糊时,总会听见他妈喊他。因此失眠,越是失眠越是迷糊,听见声音的次数越多。

 

没办法,他去医院看了下,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毛病,说可能是因为他母亲刚刚去世,过度悲伤和思念,导致的幻听,还夸他是个孝子,劝他想开点。

 

但我知道,他悲伤思念个屁啊!强子从此以后就睡不好觉,也不敢睡觉,工作自然丢了,老板也挺仁义,多给他开了一个月工资,说等病好了再来。

 

强子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就天天包宿熬夜,熬到挺不住了,倒下就睡着了的程度。但是一旦稍微有点意识,就能听到那个声音。我问他你现在多少斤?强子无奈的摇摇头,上次称了下,八十多斤吧。

 

听了强子的故事后,我安慰他,别想那么多,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可能是最无力的劝说了。目前他这状况,能好个屁啊。

 

我俩总共没吃多少东西,他说他肠胃出了毛病,不敢多吃烧烤,点了碗疙瘩汤(珍珠汤),没吃几口就吃不下了,我劝他少喝点,他说没事,喝多了最起码能睡个安稳觉。我俩总共喝了8瓶,我酒量不行,也就喝了2瓶不到,剩的都是他喝的。

 

喝过之后他问我有钱么?借给他点,他想换个手机。我知道他可能没钱吃饭了,但又不好意思说借钱吃饭,那时我开课后辅导班刚赔了钱,也没太多,就给他拿了一千。

 

他把钱拿了也没说句谢谢。喝完后天黑了,我打了辆黑车(镇子没有出租)送他回家,上车时司机问了句你们三到哪?

 

我也没在意,以为他看错了,当时也喝了酒,所以记不太清楚司机说的是三个人还是两个人,胡乱地上了车,强子告诉了司机地址,到了之后强子就下了车,我说了句有事联系,他恩了声。

 

因为村口那条路不好调头,司机就开始倒车,准备倒出去。所以我能看见强子的背影,就在他快消失在车灯范围内的一刹那,我隐约看见他身旁有个人影,紧紧地跟着他,因为四周没有路灯很暗,我也喝多了,所以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眼花。

 

前些日子和几个发小儿网上聊天,又谈起了他,有个发小儿说最近一次去看他,还是那样。这篇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孝顺父母什么的大道理我就不讲了,说恶有恶报吧,我还真挺同情强子的,他也很苦。

 

 

@一岁才变坏

 

亲身经历。

我是山东的,我姥姥家在乡下。姥姥家的村庄,庄外面有一棵老松树,这颗老松树现在还在,据我妈说,她小时候,这棵树就现在这个样子,保守估计得几百岁了。

 

这棵树在村子正东大约2里的位置的一片田地里。以前是一个庙,后来庙好像被拆掉了,于是只剩下这棵树。我要说的事情就是围绕这棵大松树。

我每年暑假都要去姥姥家,我小学四年级时候暑假,一天下午一两点,天很热,晴天,我跟邻居几个小伙伴玩,玩着玩着就跑到这棵树下面了。当时树下面有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头,石头有个凹进去的地方,跟碗大小一样,每隔一段时间,村里人就去祭祀,会舀稀饭到这个凹进去的地方。(具体因为什么祭祀,还是节日什么的,我记不住,但是见过那么一两次,几个大人在那里跪着祭祀)

 

我们几个小孩有一个比较调皮的,想恶作剧,就脱了裤子在这个凹进去的地方尿了一泡尿。我们还起哄了半天,玩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往回走,突然一声剧烈的响声和震动,就出现在我们几个人的背后,那震动感觉就像身边经过拖拉机一样,声音是卡拉卡拉的,无法描述,就在我们身后三米左右,很近,声音很大。

 

我们当时一惊,回头看,然而身后土泥路啥都没有,但是声音就在身后,我们就撒腿就跑,一路哭喊着,然而声音和震动感追着我们,一直追到离村子还有200米的大井(北方挖出来用于周边灌溉的很深的池塘)边才消失。

回去后我们也没告诉家长这个怪声和震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没告诉家长,但是我们当时似乎都没有那个意识去联想什么,只是觉得哪个声音很吓人。然后晚上我们去其中一个小孩的家里看电视,到了晚上那个尿尿的小孩,突然说下体疼,疼的哭了起来。他的家长把他领回家了。第二天他家长说那个小孩下体肿了,我们就把他尿尿的事给他家长说了,那个小孩家长据说带着稀饭和什么的去松树那边祭祀道歉,小孩才下体消肿(我没跟着,我倒不是害怕,那时候没那个概念,只是当时玩别的,小孩玩性上来不考虑其他的)。

总之,这事我认为是跟那棵大松树有莫大关系的,而且这么多年记忆很清晰。现在回想起来,特别害怕,虽然现在已经长大了,但是我再去姥姥家,都是尽量不去那棵大松树的那片田地。

 

@吕低音

 

有年寒假回家,三姑给我讲了一个她孙女的事情。

那年小姑娘3岁,她爸妈(我叫哥哥嫂子)要带她出门,把她放在床上给她穿衣服,结果一只袜子就怎么都找不到了。枕头下、床下、被子里、椅子上统统翻遍,就是找不到。找不到算了,小东西,指不定丢哪个角落了,于是就准备再给她新拿一双。

嫂子刚转身,小姑娘突然嗷的一声大哭起来,给他爸妈都吓了一跳,问“宝贝怎么了这是”。就见小姑娘指着衣柜上边(大概有2米高,和房顶有一段空间),边哭边喊“爷爷、爷爷,有爷爷”

哥哥嫂子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看去,除了空空荡荡的衣柜顶,什么都没有。但是也感觉哪里不对劲,忙问孩子,什么爷爷?孩子边哭边说,“有爷爷蹲在上边笑”

我的天,这下换成我嫂子炸毛了,呜呜的躲在我哥身后,吓的浑身直哆嗦。

原来啊,我哥哥的爷爷生前和他们住一起,去世之前对我哥哥是疼爱至极,我小的时候还见过这老人,瘦瘦的,总爱带个贝雷帽、茶色眼镜,坐着轮椅。

哥哥和嫂子一下就反应过来,肯定是小姑娘看见什么了。

我哥也害怕的很,说话大声音也走调了,带着哭腔说到“爷,我知道你喜欢重孙女,但她还小,你这样小孩被吓到了,你快走吧,我们给你多烧点纸”。然后就抱着小姑娘哄。

慢慢的,小姑娘睡着了,当天门也没出成。

小孩发了几天的高烧,后来听说我三姑带着我哥哥嫂子买了很多纸去烧,还带去看了一位大仙儿,让给算算。

因为,哥哥后来在衣柜上无意间,找到了那只丢掉的袜子。

 

 

@好大的核桃

 

一同学员工的故事。这妹子姓王,和另外一个姑娘合租了一间屋。

 

刚上班,没什么钱,自然租的是个老小区,这样便宜呀。俩人都大学刚毕业,也都没什么家具,所以还觉得很宽敞呢。

 

这是前年的事,7月毕业,7月底就去我朋友公司上班了。夏天,女孩又爱干净,所以大件的衣服,比如裙子都是两天一洗。小件的袜子当然每天都洗了,洗完就晾在阳台上。

 

刚住进去没事,住了一个礼拜,一天早上起来,小王去洗漱,还迷迷糊糊的呢,走到客厅里,看到地上有一双袜子。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小王还迷迷糊糊地想想,昨晚洗完就晾上了呀。这姑娘有点大大咧咧,捡起来顺手就穿上啦。

 

第二天下雨,小王怕冷,睡觉把门关上了。早上就听见合租的妹子在客厅叫,一问,她的一件内衣,原本晾在阳台,现在也跑到客厅了。

 

小王把昨天的事和她说了,那个妹子细心,说不要有变态吧。

 

俩人都吓了一跳,后来想想不像。又急着上班,也就放下了这事了。

 

晚上回家,俩人又探讨半天,最后决定都关着门睡。

 

那妹子心思重,回屋虽然关了灯,但是害怕,一会就抬头看看四周。小王心宽,虽然也有点害怕,但是躺一会就着了。

 

早上小王发现,在自己卧室靠门那,又有晾的内衣被扔在地上,这次她是真害怕了。

 

这天晚上俩妹子决定第一在一个屋子睡觉,第二不再晾衣服了。

 

这天就没事。

 

可是大夏天的,也不能天天不洗衣服呀。好在北方湿度低,回家就洗,小件的衣物,到睡觉也就差不多干了。但是大件的没办法,而且大件衣物穿在外面,不洗更容易让人觉得脏。她俩想的办法是周末早起洗,洗完就晾,这样到下午差不多就干了。但是总这样不是常事。

 

那天同事聚会,也是倒霉,有个哥们喝多了,一下没拿住,一大杯啤酒全洒小汪脚上。把她腻歪坏了。回家袜子可以不要了,鞋总不能扔(挺贵买的呢)。只好忍着恶心刷完,晾到阳台上。(她俩的鞋有专门的鞋柜放,也是封闭式的)

 

晾是晾上了。这俩都睡不着了。怕有事呀,果然,凌晨两三点钟,听见阳台有响动,慢慢的就到了客厅了。一听就知道,是鞋子被拖到客厅去的声音,这俩吓坏了。但是声音到了客厅,也就没了。等了快一个小时,一直没声音。她俩壮着胆子,决定去看看。

 

也不敢出门,扒着门缝看。一看吓了一跳。鞋子放在客厅中间,有个东西呆在鞋子边上。客厅黑的很,看不清是什么。但是个子很小,应该是个小动物。

 

想到是小动物,她俩胆子大了点。商量一下,能爬上来(她家住三楼)的,应该是喵星人,说到这,这俩妹子兴奋了,决定吓唬它。

 

咋吓唬呢,她俩想一下打开灯(客厅的灯绳有两根,一根在一进大门那,一根在这妹子卧室门口,她俩不用出门,把手伸出去就能摸到),然后大叫一声,认为绝对会吓得那只猫不知所措,她俩还决定把它捉住,养起来。

 

说干就干,她俩还小声数呢,一,二,三。啪,拉开灯,只见客厅里鞋子旁坐着一个婴儿。她俩嘴都张开了,没敢喊出声。

 

那婴儿好像也吓到了,身子一转,消失了。但是就在这一转,面冲了她们一下,她俩看清这婴儿的眼睛鼻子嘴都是黑洞,好像被什么啃掉了。

 

吓得她俩缩在床上抖了一宿。

 

第二天就请假,找房,搬家。

 

我朋友,也就是小王的老板知道这事。跟他认识的一个算命先生说过,那算命先生给出个答案,不知道对不对,不过大家可以参考:

 

这是被遗弃的婴儿,死了。又没人发现,尸体也被什么动物啃坏了。他要轮回,最好就是找到父母,借父母的精气。但是死婴要修炼到能缠上父母,需要好大的功夫。而且去找还有好多限制,比如距离超过多远,打个比方,10公里吧,他就找不到了。人出去10公里很正常,所以基本这种死婴都找不到父母。那么退而求其次,就只能找其他女人,用其他带女人精气的东西,多接触,才能逐渐恢复。但是这效果就差了。比如找到父母一年就能恢复可以轮回,借别的女人的精气,要好多年了。

 

所以小王他们走了也好,这种鬼惹不得的。时间长了,它会把对方当作自己的父母,总跟着。但是这种鬼也很脆弱。如果和成年男性接触,不要说多少人,即便只有一个人,时间长了,比如几天,也会被冲散。所以它们总在人不能去的地方呆着。所以也就很阴暗。跟一个人长了,会伤害到那个人的。

上一篇:香蕉树成精:隔壁黄塘村曾出现过一次“香蕉树精”...

下一篇:西游记最美妖精排名前十

备案ICP编号  |   QQ:1920937399  |  地址:南充市高坪区  |  电话:18113914105  |  
Copyright © 2021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0817xx.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