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南充论坛 > 文章 当前位置: 南充论坛 > 文章

平行空间真的存在吗?网友误入“平行空间”,看到面无表情的父母和家人,细思极恐...

时间:2021-07-26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2002左右(时间是推测的,我只记得自己当时好像上二年级),大年三十,我们一家人在三婶家里吃团圆饭。
 

 

我小的时候住在那种老式的单元楼里,一共四层,我家和爷爷一起住在一楼,我三叔家在四楼。

我挺不喜欢那个地方的,采光很不好,印象中卧室常年又冷又暗的。
 

 

下午六七点左右,我在楼下玩,我妈从家里出来把门锁好,说玩一会我叫你上来,咱们八点吃晚饭,我说好,感觉过了很长时间,天已经黑透了也没人叫我上去吃饭,好在楼下还有路灯,我也玩累了就准备自己上楼去吃饭,这时候过来一个男孩,我记不清他具体的样子,年龄不大,应该上五六年级的样子。
 

 

“小孩。

”他冲我说:“把你那个玩具让我看看。

 

他说的是我手上的火车侠玩具,那种五毛钱的零食里带的塑料小玩具,我当时以为他要和我玩,就把玩具给他了,然后他又说要我手上那个“红外线”的灯(有点年纪的都应该知道这种玩具,特别火,按下按钮就有红色的线射出,其实就是个发光二极管。

),只是我向来把那东西当宝贝就没给他。
 

 

然后他拿着我的火车侠玩具,直接转身跑了,是的,跑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人抢东西。
 

 

我急忙追他,最后在一个转弯的地方跟丢了。
 

 

很没出息的哭了,然后就想回家,于是只能回到我家楼下。
 

 

这里有一个细节,回到家里楼下时,我鬼使神差的去敲了下自己家的门,发现没有人,我想可能大家都在三婶家里准备吃饭,然后才上的楼(我至今也搞不懂为什么要敲门,因为我心里清楚我妈告诉过我让去三婶家,我是知道家里没有人的。

可是当时就是鬼使神差的去敲了门,然后对自己说家里没人,去三婶家吧。

这里的差别是,我是自己要去三婶家,而不是听了我妈的话才去的四楼。

 

三婶家在四楼,楼道的灯很暗我扶着扶手,印象中走了很久很久才来到三婶家门前。
 

 

我敲了门,门几乎是瞬间就打开了,是我妈,她把头发盘起来了。
 

 

我马上扑到我妈怀里哭起来,说刚才玩具被人抢了,我妈还哄了我一会,拉着我进屋。
 

 

这时我才发现屋里有些不对劲,三婶家的客厅本来是白灯,那天却变成了黄色的,而且家里只开了客厅的灯,那种黄灯特别的暗,我问我爸为什么不开其他灯,我爸突然用很凶的口气对我说:“小孩别多管闲事。

 

那一刻我觉得他特别的陌生,根本不是我爸。

我爸虽然脾气不好,可是从来不会对我凶,我心里特别委屈又哭起来。
 

 

然后,让我至今想起来都会发抖的一幕来了,原本吵闹的家里人突然在停止了交流,包括我父母,所有人在同一时间齐刷刷的看向我,没人说话,他们都在盯着我看,每一个人都面无表情,伴着屋里黄色的灯,我直接被吓的楞在那里。
 

 

过了好久,是我妈开口说:“吃饭吧。

”他们才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我被吓住了,坐在凳子上愣神,这时候即使是年幼的我也感觉到不对劲,我注意到了电视。
 

 

电视一片雪花。
 

 

我问坐在我身旁的「母亲」,怎么没节目了。
 

 

「我妈」冷冷的说:电视坏了。
 

 

正在低头吃饭的我爸突然抬头,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种想要杀了我的神情。
 

 

他根本不是我爸。
 

 

“妈。

”我说:“我玩具忘在楼下了,我去取一下。

 

“这么黑,让你少伟哥哥跟着你去吧。

”我三婶开口了。
 

 

我说不用了,然后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背对着他们时,我能感到所有人都在看我,同样的,没有人说话。
 

 

我颤抖着走到门口开了门,用力的关上门就向楼下跑去。
 

 

我至今都记得那种感觉,是我以后几年每一个夜里的噩梦。
 

 

大概跑到二楼时,我听到楼上门开的声音,直接被吓得哭出声来,好在没有人追我,我用了所有力气跑向街上,街上没有多少人,又在一个转弯口,我看到我妈。
 

 

没有盘头发,还是平时的披肩发,不知为什么,当时的我直接认定她就是我妈,我直接向我妈跑过去。
 

 

我妈当时很生气,但是看到我那种把魂都吓丢的样子,就没说什么。

只是说你去哪里了,家里人找了你好久。
 

 

刚才我去的根本不是三婶家!

 

当时我被吓得说不出话,只是一个劲的哆嗦。
 

 

我妈也被我的样子吓着了,只好先带着我回到家里。

那个大年三十,我一口饭都没吃,家里人听了我的话,我爸家里人都很信这些,三婶直接拿出纸钱在门口烧了,我妈更是被吓的脸发白。
 

 

那之后没几年我们就买了新房子,我出于心里阴影,很少去那边的家,只是每每想起那个晚上都会心里一窒,我不知道那个晚上是我在做梦,还是真的遇到了什么东西。
 

 

我仍记得那个模糊的开着黄色灯的客厅,和我「家里人」面无表情的脸。
 

@匿名我一邻居,她爸是本地人,她妈是东北人,黑龙江的。

她直到小学三年级,才第一次回姥家。

那回去姥家的接待自然很隆重啊,包括她的表哥表姐们,别看不比她大几岁,但是都特别照顾她。

比她小的呢?只有小舅家一个表弟,当时刚会爬,可以忽略不计。

她是暑假期间回去的,除了东北各种特产食品,最让她喜欢的,就是哥哥姐姐们带她上山玩。

从小在城市长大,她还真没见过那么大的山,那么大的林子。

每次上山前,大人都嘱咐,必须至少有一个人拉着她的手,可不能走丢了。

哥哥姐姐们坚持这个原则。

可是人都一样,越不让干的事就越想干,大人都如此何况小朋友。

所以她一直要求,要在山里玩捉迷藏。

最后哥哥姐姐挺不住了,答应她。

她可高兴了,这么大的林子,比妈妈的单位大无数倍,玩起来绝对刺激。

然而真玩起来,她发现在这自己太吃亏。

表哥表姐可能比较适应山林的环境,每次藏起来她都找不到。

每次她藏起来,人家看她就好像在探照灯下。

这姑娘急了,要找个隐秘的地方。

跑出好远(其实现在想想也就不到一里地)发现一个树洞——————这可是天赐。

 

她毫不犹豫的爬进树洞去。

也亏她有耐心,等了半个多小时,没人找到她,她觉得自己这次稳赢,可以出洞得瑟一下了。

树洞不很大,她蹲在里面,恰恰可以挡住,要出来呢,站起来一抬腿就出来了。

可是她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两腿好像没了知觉。

这会,这姑娘才害怕,要喊人,可是空张口没有声音,两手扒着树洞边缘往起站,这一扒,两手也使不上力气了。

不过只要放下手,不扒着树洞,双手就可以自由活动,她双手撑地,想站起来。

这一撑,双手自然要放在身后:摸到个奇怪的东西,软软的。

她回头一看,背后蹲着个老太太,也可能是老头,反正没胡子,头发扎一个鬏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吓得脑子空白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听见远处有人喊她(不是喊名字,是喊外号,表哥给起的)。

她本能的答应一声,咦,可以出声音了。

赶紧叫“救命”表哥表姐们循声过来,把她从树洞里拉出来。

她边哭边语无伦次的说刚才的恐怖。

俩表哥胆子大,探头进去看,哪有什么老人?绕树一周,也没发现可以从别处进入树洞的地方,大家都笑她睡迷糊了。

回家她跟姥姥姥爷哭诉,老人安慰她,没像哥哥姐姐笑她,而后也没禁止她上山玩,可是从村里一个神婆那请个东西,让她一直戴着。

 

 

@匿名

 

我同学讲述他舅舅的故事,他舅舅姓李,叫他小李,因为我同学和他舅舅年龄相差不大。
 

 

小李刚刚结婚的时候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是高层,他的房子在三楼,为什么要买三楼呢,因为三楼有个大的阳台,和小院差不多,可以种一些瓜果蔬菜,小李觉得非常不错,虽然在城市里,但阳台可以营造一种农村的感觉,要多惬意有多惬意,可是事实却没有他想的那么好。
 

 

小李一家三口搬到新家没几个月,却受不了了,为什么受不了呢,因为楼上住着的人总往他们阳台扔垃圾,一次两次小李都勤快的打扫了,可是天天有不同的垃圾往下扔,这谁能受得了,小李找物业,物业让小李先找到扔垃圾的住户,小李哪能找到啊,人家扔完垃圾就关窗户了,你知道是哪个楼层吗?小李也憋屈啊,物业不管,没办法只能自己找了。
 

 

某天他下班回到家,闲着没事就蹲在阳台的侧边看是谁扔垃圾,侧边正好可以挡住他,所以楼上的人看不到他,蹲了一会没人扔,其实也不是经常有人往下扔垃圾,一天估计就扔两三回,有饮料瓶,烟盒,有时候甚至连啤酒瓶都往下扔,你说气人不,如果小李家孩子在阳台玩不小心被啤酒瓶砸上谁来负责?所以小李恨的牙根痒痒,这阳台是小李花钱买的又不是垃圾场,再说了单元门口又不是没有垃圾桶,素质真差,所以他越想越气,越想等的耐心就越好,就在他想的这会功夫,他看到七楼上的一个男的打开窗户把一包不知里面是什么的垃圾袋扔了下来,小李马上跳出来,指责那七楼的那个男的,那男的回过神看到小李,还嘴里叼着烟,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小李忍不住了开口道,有本事你把你家孩子也扔下来啊,骂了几句,那七楼的男开始和小李对骂,那男的还对小李说,又不是你家的地,有本事找物业啊,小李说这就是我买的,打电话给物业,物业对小李说能和平解决就和平解决,一个单元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那男的还对小李说,有本事给老子上来骂来,小李一听,妈的,回到自己家,起身就要去七楼,被她老婆拦下来了,说别去,去了和人家打架,你把人家打着了你还得给人家赔钱,小李非要去,老婆连拉带拽就是不让他出去,没办法只能忍住这口气,老婆和小李商量要不过几天在阳台上搭个彩钢顶,这样楼上要是扔垃圾就只扔在顶上了,要恶心也是四楼恶心,小李一想这办法不错,于是就打算过几天休了假找师傅按顶。
 

 

可是有些事情却提前来了,就在小李打算明天休假找师傅修顶的时候,晚上他家阳台出事了,一个两三岁的小孩从阳台上摔下来了,当场就死了,原来是七楼上的那男人的孩子,七楼那男的和他老婆此时已经哭的不像样子,警察来了,事情的大概是这样的,在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七楼那男的和他老婆正睡觉呢,他家的小孩不知道怎么就爬到窗户口,按理来说两三岁的小孩不可能爬这么高,事情最奇特的不是这,而是窗户都有防护栏,小孩是不可能钻出来的,可是他家小孩就那样钻出来最后跳楼了,因为在他家窗户上明显有小孩爬过的痕迹,警察当时都惊呆了,警察也没办法查,象征性的查了几天也就没事了。
 

 

可是这七楼的人却逮着小李不放,说就是小李把他儿子给咒死的,小李无奈啊,你上哪说理去?小李当时就那么一说,再说他又不会诅咒术,那家人闹了一段时间看没结果也就放弃了。
 

 

@天下十三州这是一同事说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农民生活提高比较快的时期,我外公家的房子就是那时候翻新的。

我同事老家,某甲,他的房子也是那时候翻新的。

那时候好像没有很多工种,不是大修的话,主要叫一个木匠,再来几个壮劳力就可以了。

壮劳力,那时候农村有的是,关键是木匠。

大家都在农闲的时候干这事,木匠比较抢手。

某甲就雇佣了一个外地的。

要说人家背井离乡出来干活,主人家厚待一点是应该的。

偏偏甲,是个挺小心眼又吝啬的人。

不但汤水之类的跟不上,就是工钱,也是想法设法的克扣,其实我说,那个年代真没必要省这几个小钱了,最后木匠,一个外乡人,没办法恨恨而去。

甲很欣慰,但是后来比较富裕的他家,日子逐渐不好过了。

到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因为病。

甲夫妻先后患上了癫痫,严重那几年,还要甲的父母偶尔过来照顾。

最让甲难过的,是他后来生的两个女儿,也都有这种病。

时间一晃过去20多年,两个条件还不错的姑娘,都没有嫁出去。

不但是因为甲家穷,主要还是她们的病。

小的那个,今年已经23了,大的26,在城里这很年轻,在农村可不行。

所以去年甲一横心,给老大找了个女婿,四十来岁的一个人,腿还有点残疾。

姑娘要结婚了,甲要翻新房子。

这次翻新,有一大部分钱是他兄弟掏的。

干活的时候,兄弟也过来帮忙。

一个工匠就发现在梁上一个特隐蔽的地方,用一种很奇异的方式系着一根红绳。

工匠们除了一个不到四十的,剩下都是很年轻的人。

干这行,知道有许多讲究,但是究竟是什么讲究,他们全不懂。

领头的,就是那个年纪大的,也不懂,所以也不敢轻易动。

最后请来个看风水的,他虽然不懂,但是做了个法,说可以保证平安的请下来,不会在翻新过程中出现工伤。

工程结束了,红绳还是没有答案。

但是村民们有自己的说法。

自从这次翻新以后,甲家的病,一夜之间全好了。

大家都说,病是红绳闹得,可惜了那个大姑娘,好在二姑娘还不是很大。

一念刻薄,居然会害了自己女儿,当年的木匠下手也够毒的了。

@努力开着花的树以前对这些都是半信半疑。

后来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能真的相信。

这个世界确实存在一些我们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是因果吧。

我一直在想应该是上辈子我欠了他,所以这辈子换我来还他。

我爱人在2014年11月突然离世了。

走之前其实是有点征兆的,比如家里好好的盛凉水的玻璃杯在走前一个星期的时候突然裂了。

而且他自己在这一年里也很不顺,走的前一天还洗了好长时间的澡。

走的那一天,他亲自去了他父母家说了好多话(我们平时都见的少),和他姐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

走后第三天,我家小姑娘一岁半,那天晚上怎么也不睡觉,一直说爸爸,因为她才会说一点话,拉粑粑的音也一样,我就想是不是要拉粑粑,但她就一直指着大衣柜的位置说爸爸。

我后来反应过来了,问她是爸爸在那吗,你给我指一下,她就过去拍拍大衣柜。

只是我什么也看不到。

然后女儿就坐在她那个大衣柜跟前玩。

我就把家里人叫上来和我老公说了些你走吧,不要吓孩子之类的,他就走了,女儿说爸爸走了。

后半夜,我又听到女儿哭,我就去看她(我当时在客厅守灵),发现洗手池的水龙头明明关着却在流水。

这个现象在前面就发生了一次,我来回开关了一下水龙头把水关上了。

先说一下我家的房子,是楼顶带阁楼那种,平时老公一个人在楼上住,我在楼下带孩子住,刚刚说的洗手池,包括大衣柜都是在楼上。

第二天白天的时候,我和他姐在楼上说事,正赶上要吃饭了,他姐就上了个厕所,结果门开不开了,留下他姐夫在楼上弄锁,我下楼吃饭,结果发现供台上的香灭了,我当时那个心啊。

那么多人都没看好,怎么就让香灭了呢。

赶紧把香续上,锁最后找了个开锁的人开的。

 

出殡到头七中间,我家小姑娘每到中间起来喝奶的时候就不睡了,有时候也喊爸爸,但我们都不往爸爸上引。

后来一看,就带到他姐家去住了几天。

一去他姐家就能一觉到天亮。

到头七结束了又回的家,结果半夜还是睡不好,我想老公一定是放不下这个小姑娘老来看他,又到晚上的时候,我就写了张条子,内容就是:如果你回来了,不要打扰孩子,对她身体不好。

放在厕所的凳子上,他以前经常在厕所里抽烟。

我想如果他回来一定能看到,灵魂不是不能触摸到东西,但能看到东西。

结果那天晚上我和大儿子睡在楼上卧室,小姑娘和她姥姥睡在楼下卧室,我半夜的时候梦魇了,我似乎听到厕所里我放的纸发出轻微的“纱纱”声,又感觉有人进来了,这时我想努力的使自己灵魂出体,当时也是看贴子看的多,说在梦厣的情况下最容易灵魂出体,我想和老公见上一面,再说说话。

可惜突然又回到了梦境里。

但那天晚上我家姑娘真的就睡的挺好的。

后来,我断断续续的梦到过他,也不知道哪些是他真的来我梦里,哪些是我自己制造的梦境。

但有一个梦,我觉得是他来的,梦里他和我上了一辆中巴车,车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先上车,突然就看不到他了,他像从前和我开玩笑一样藏了起来,我正找他呢,他突然就起身看着我,我记得很清楚,他穿了一身崭新的西装(他走的时候是给他选的西装),就站在两排椅子中间看着我微笑,没有露齿的微笑。

然后我就醒了。

七七那天我们去坟上看他,那天我没要他们单位的车,第一次开了家里的车去的。

一切都正常,直到要走的时候,我们从他墓前扫了好多垃圾,想着放到车上带到山下的垃圾站去扔,后来想想应该是这个举动不对,准备走的时候车怎么也发动不着。

把垃圾放下来还是发动不着,最后叫了维修的人上来强行打着,开到他店里一看说是有根线松了。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们把不该带的东西准备带下去,我老公才让我的车子出问题,好让我们自己发现原因。

七七下来没两天我一个好朋友突然到我办公室告诉我,说前晚做梦梦到我老公了,说冷的很要一床被子,还要一桶水要带盖子,那天刚好是14年的最后一天,她还说到一个细节,说我老公的一条腿有点瘸。

我马上打电话问了一下我们这边的一个通灵的师傅,他说要水说明我老公在下面受了苦。

我准备过两天去庙里给他超度一下。

我再想他为什么不托梦给我呢,是不是在梦里我一见我就说他。

他害怕我。

我昨天晚上又梦到他了,这次梦到就不象以前我老是觉得他没死,或者老是想怎样才能让他不死。

昨天我梦到他就是死了,我问他你为什么不托梦给我,他说你的电话老是打不通,我怎么找你。

和他在一起还有个小伙子,他说那个小伙子的老婆就自己念经给他超度,效果好的很。

我又问他你有没有在外面还欠别人钱,那样的话你要还债,写下来我给你还了,他说有,可是写下来的人我都没记住。

这个梦是不是又是我自己编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我其实有念过一阵子地藏经给他,但念的不多,一是晚上的时候我自己念,有孩子在我害怕会对孩子不好。

除了念出来还有什么方法呢。

还有他外面欠钱的事,他在走半个月前确实给我说过他欠了谁的钱,但我当时没记住,这个钱是应该要还的是吧。

要不会对他不好。

如果有人懂的,提示我一下。

谢谢大家。

上一篇:“南凹北缺”风水杀人,村子里有个很有名的风水死局

下一篇:北京375路公交车灵异事件

备案ICP编号  |   QQ:1920937399  |  地址:南充市高坪区  |  电话:18113914105  |  
Copyright © 2021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0817xx.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