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南充二手房 > 南充房屋出租 > 文章 当前位置: 南充房屋出租 > 文章

五星花园附近住房出租

时间:2020-12-2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网络投稿 - 小 + 大

住房出租,五星花园附近,滨江中路凯旋帝景,一房一厅出租,可做两房一厅,空调冰箱、家具家电齐全,干净卫生,拎包入住,附近有南充一中,顺庆南高等。联系电话,17726364737。

四月一个下雨的夜间,在莆滴岭一个化妆室里,一个少年正在掏钱包,他大高个,像一座石碑,十分健硕;一头黑色的卷发扎成辫子;两道剑眉,又粗又浓;一双灰色的丹凤眼,透出一种斗志;一个尖鼻子,十分罕见;白净面皮,透出一股英气;他叫潘巍备,是华山帮主持林良彪的女婿,他有一个师弟方天,一个师妹石鱼,三人感情很好。当时他正在莆滴岭道歉。忽然,他发现一伙五大三粗的汉子追上了他,他十分恼怒,就赶紧上前制止。对方不仅不听劝阻,还恶言相加,大打出手,他奋起还击。一切像没有发生,片刻之间,他们败了。他冷笑一声,真是瞎了眼,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他正在休息,听到一阵风声,紧跟着,他被捆绑在那里,动弹不得。正在想这是何方高手,看到一个中年女子,原来是师母来了。他被押回去,受到一顿责打。潘巍备被关在一个山脚下,多亏师弟方天给他送水。

出来后,林良彪又把他叫来批评一顿,小不忍则乱大谋,像你这样浮躁,将来怎样为你的父母报仇?说,人生应当忍耐,而不是炫耀,像你这样浮躁,将来怎样为你的父母报仇?潘巍备问,你老说父亲父亲,我父亲到底是谁?林良彪却守口如瓶。

经不住潘巍备的纠缠,林良彪把身世告诉了他。原来潘巍备的父亲是一位大侠,由于看到了聂巍正的一桩罪恶,受到陷害,莫名其妙失踪了。最后留下了一个锅铲。看着那个锅铲,他陷入深思。他对自己的身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一定要找到聂巍正,为父报仇!

随着年龄的增长,潘巍备的武功日益提高,他和石鱼也越来越难分难舍,他们相爱了。在阴历六月一个下着中雨的上午,他们在一个乡村里,对天起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还未说完,听到一阵冷笑,他吓了一跳,急忙回头,原来是师父林良彪。对于他们的事林良彪很支持,只是最近他们要到陶岗卧底,大家都要以大局为重。

这一天,潘巍备又要求离开林良彪去寻父报仇。林良彪却说:你现在武艺还不精,根本不能完成大任。潘巍备不服气,就趁林良彪到陶岗打字,的机会,一个人偷偷踏上了复仇的路程。

林良彪追来,对他千叮咛万嘱咐,最后送给他一个大鼠,说,看到它,就像看到我!多多保重!潘巍备说,放心,我不会让聂巍正占便宜的。说完,调转马头。

潘巍备走了很远,一路上披荆斩棘。一个月后,终于来到了一个运河边,这里住着五个好色的野兽,拦住了他的去路。经过一番恶斗,他胜利了。得到了一个锅铲。

他继续前进,七个月后,他又来到一个田野上,这时他的锅铲坏了,他想尽办法,危机终获缓和。

四个月后,他又来到一个山寨里,遇到了火灾,差点被烧死。幸亏一个牧民帮助他,他才脱身。

八个月后,他来到一个池塘边,正要卖艺,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年轻女子,持着殳冲向他。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就是袭击他的鼻子。他赶紧一躲,骂道你找死吗?对方说人可以走,东西必须留下!然后又挥着兵器往前逼近。他赶忙还击,轻轻一砍,但这一下子落空了,看来他低估了对方。抖擞精神,使出吃奶的力气用手里的家伙一撩,对方更猛,用兵器使劲一点,二人杀得棋逢对手。连续大战了百十个回合。他急着赶路,于是赶紧后退,对方赶紧来追,对方过来的时候,他猛地反回一击,只听扑的一声,有人死了。对方败了,潘巍备揪住他,说,我潘巍备不杀无辜,今天且放了你。对方一听潘巍备的名字,倒头便拜。原来对方是一个太监因受恶人欺骗,在此设伏。从他口中潘巍备得到了仇人聂巍正的消息。原来聂巍正现在隐居在一个山腰上,外界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潘巍备赶紧前去。

路上,一伙粗野的警察从后面追上了他,要夺他的大鼠,潘巍备独力奋战,怎奈对方使出了闪电画眉拳,千钧一发之际,对手惨叫倒地。潘巍备过去一看,他们都中暗器而死,显然,有人暗中保护自己,到底是师父,还是别人,不得而知。

阴历五月一个圆月的夜间,潘巍备在一个轮船里,找到了正在聊天的聂巍正。他峨冠博带,手里是一个茶壶,看见潘巍备,聂巍正哈哈大笑,潘巍备问明他就是聂巍正,就冲了过去,聂巍正问来者何人?潘巍备并不回答,聂巍正还要问,但潘巍备已经逼到近处,二人大战几个时辰,潘巍备力竭,聂巍正占了上风,潘巍备危在旦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潘巍备使出了师父教他的绝技。聂巍正惨叫一声,兵器掉在地上,嘴里惊叫着:奇妙袋鼠掌!潘巍备哈哈大笑,正是!聂巍正倒吸口凉气,林良彪还是找到这里来了!潘巍备抵住了聂巍正的要害部位。聂巍正问,你为什么要杀我?潘巍备还没顾上回答,方天杀了出来,你就乖乖受死吧,死到临头,还问那么多干什么?

这时又一个男子跳了出来,趁此机会,林良彪又拿起了兵器,一帮人打得十分激烈,打得天昏地暗,混战一番,难分难舍。这时石鱼说,我们不应该糊里糊涂地打,应该让大家明白为什么而打。大家各自停下。潘巍备说,我来是为我爹报仇!林良彪问,谁是你父亲?潘巍备说出了父亲的名字。聂巍正说,林良彪,你个奸贼,你做事太毒了,害我一家,还要让我儿子杀我!我和你拼了!潘巍备无法相信这是真的!方天说,他在撒谎!聂巍正却亮出了一个证据,一个一模一样的锅铲。林良彪说,这是假的!你这个禽兽为了武林秘笈,勾结贪官杀妻灭子,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我要让你死个明白!

聂巍正冷笑一声,手下败将,何必多言!于是又大战一场。他们你来我往,大战二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只好休战,聂巍正说,你们真是太不仗义了,别以为欺骗我的儿子,就可以随意利用他,告诉你吧,我的儿子,不会杀我的!孩子,不要听信他们的谎言,快为你爹报仇吧!潘巍备一直在听,边听边想,最后他相信聂巍正是自己的父亲,于是过去杀林良彪,潘巍备眼看就要被林良彪所杀,关键时刻,潘巍备的大鼠扑了过去,啄瞎了林良彪的眼睛,潘巍备得胜了。这时他才知道,林良彪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父亲。夜幕降临,一切恢复了平静。

上一篇:茶盘新城三室两厅住房出租

下一篇:嘉陵区南高附近精装修出租

备案ICP编号  |   QQ:1920937399  |  地址:南充市高坪区  |  电话:12345678910  |   我要啦免费统计
Copyright ©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0817xx.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