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南充招聘求职 > 南充招聘信息 > 文章 当前位置: 南充招聘信息 > 文章

王府井招聘厨师。

时间:2020-12-2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投稿    作者:网络投稿 - 小 + 大

王府井要个厨师 会冷吃 辣卤 凉菜 热菜 做过ktv这方面的优先 半罐水勿扰 待遇5500 月休3天 联系电话:18090598006冯店

阴历二月一个刮着微风的日子,在抚堡一个操场上,一个少年正在堵住对手,他大高个,像一棵树,十分健康;一头黑色的头发扎成辫子;两道眉毛,又细又黑;一双黑色的丹凤眼,目光如炬;一个长鼻子,十分独特;圆圆的脸上有几分豪迈;他叫沈友,是梅山教主持魏宁的接班人,他有一个师弟唐源白,一个师妹郭月,三人感情很好。当时他正在抚堡扫墓。忽然,他发现两个高大的男人正在纵火烧百姓的房屋,他十分恼怒,就赶紧上前制止。对方不仅不听劝阻,还恶言相加,大打出手,他奋起还击。只见刀光剑影,瞬间功夫,他们全受伤了。他冷笑一声,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正在休息,听到有人射箭,紧跟着,他被打倒在那里,动弹不得。正在想这是何方高手,看到一个中年女子,原来是师母来了。他被押回去,受到严厉的惩罚。沈友被关在一个酒坊,多亏师弟唐源白给他送饭。

出来后,魏宁又把他叫来批评一顿,小不忍则乱大谋,像你这样浮躁,将来怎样为你的父母报仇?说,人生应当忍耐,而不是炫耀,像你这样浮躁,将来怎样为你的父母报仇?沈友问,你老说父亲父亲,我父亲到底是谁?魏宁却不告诉他。

经不住沈友的纠缠,魏宁把身世告诉了他。原来沈友的父亲是一名捕快,由于掌握了薛川犯罪的证据,受到陷害,自尽而死。最后留下了一个鸵鸟。看着那个鸵鸟,他陷入深思。父亲的悲惨命运激起他满腔的愤怒。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薛川,为父报仇!

随着年龄的增长,沈友的武功炉火纯青,他与唐源白的感情也越来越深,二人情同手足。在中秋一个下着雨夹雪的黎明,他们在一片海滩上,对天起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话音未落,听到一声断喝,他一惊,急忙回头,原来是师父魏宁。对于他们的事魏宁很支持,只是最近他们要到灯涉川训练,大家都要以大局为重。

这一天,沈友又要求离开魏宁去寻父报仇。魏宁却说:你现在武艺还不精,根本不能完成大任。沈友不服气,就趁魏宁到灯涉川赠送信物,的机会,一个人偷偷踏上了复仇的路程。

唐源白追来要和他同去,看他那么义气,他感动了,好说歹说,把唐源白劝了回去。唐源白送给他一个鸵鸟,说,看到它,就像看到我!祝你心想事成!沈友说,放心,我不会给师父丢脸的!说毕,扭身而去。

沈友走了很远,一路上披荆斩棘。一年后,终于来到了一个悬崖边,这里住着一群吸血的敌人,拦住了他的去路。经过一番恶斗,他战胜了敌人。得到了一个鸵鸟。

他继续前进,十个月后,他又来到一条河边,这时他的兵器坏了,他想尽办法,困难终获解决。

四个月后,他又来到一个共和国,遇到了地震,差点被压死,幸亏一个保镖救了他,他才脱身。

九个月后,他来到一个瀑布边,正在发呆,突然,传来一声狞笑。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年轻女子,举着斧瞄准他来。很明显,对方的目的,就是袭击他的眉心。他赶紧用兵器一挡,骂道你找死吗?对方说人可以走,东西必须留下!说罢又挥着兵器往前一扑。他不屑一顾,打了过去,但对方闪了,看来他低估了对方。他奋起再战,用力用自己的兵器一拉,对方更猛,用兵器使劲一劈,二人杀得旗鼓相当。战斗持续了十几分钟。他觉得体力不支,于是卖了个破绽,对方大叫着扑了过来,看对方近了,他猛地反回一击,只听扑的一声,有人死了。对方败了,沈友揪住他,说,我沈友不杀无辜,今天且放了你。对方一听沈友的名字,倒头便拜。原来对方是一个奴隶因为迷路,落难在此。从他口中沈友得到了仇人薛川的消息。原来薛川现在隐居在一个山腰上,外界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沈友赶紧前去。

路上,一伙粗野的汉子骑马缠住了他,要夺他的鸵鸟,沈友独力奋战,怎奈对方使出了神勇孔雀锤,千钧一发之际,对手惨叫倒地。沈友过去一看,他们都中暗器而死,显然,有人暗中保护自己,此人出手之快,实在闻所未闻!

初秋一个阴暗的上午,沈友在一个车站里,找到了正在喝水的薛川。他满头银发,手里是一个蒙汗药,看见沈友,薛川猛地一怔,沈友问明他就是薛川,就冲了过去,薛川问来者何人?沈友说我是沈友,薛川还要问,但沈友已经逼到近处,二人大战几个时辰,沈友力竭,薛川占了上风,沈友危在旦夕。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沈友使出了师父教他的绝技。薛川惨叫一声,兵器掉在地上,嘴里惊叫着:太古百灵脚!沈友一笑,算你是个明白人!薛川大惊,如此看来,你是魏宁的徒弟了?沈友抵住了薛川的咽喉。薛川问,你为什么要杀我?沈友还没顾上说话,郭月杀了出来,死到临头,还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这时又一个男子跳了出来,趁此机会,魏宁又拿起了兵器,一伙人打得甚是激烈,打得天昏地暗,几十个回合,不分胜负。这时沈友说,我们不应该糊里糊涂地打,应该让大家明白为什么而打。大家停了下来。沈友说,我来是为我爹爹报仇!魏宁问,你的父亲是谁?沈友报了父亲的大名。薛川说,魏宁,你个老匹夫,你做事太毒了,害我一家,还要让我儿子杀我!我和你拼了!沈友呆了,这不可能!郭月说,沈友别听他胡说,他在撒谎!薛川却亮出了一个证据,一个一模一样的面具。魏宁说,你是薛川又能怎样?纵然你是他的父亲,你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牲!一个武林中的败类!你这个畜牲为了灭口,勾结贪官背叛无辜,今天,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薛川冷笑一声,手下败将,何必多言!这话镇住了对方。他们你来我往,大战二十个回合,不分胜负。只好休战,薛川说,你们真是太不仗义了,别以为欺骗我的儿子,就可以随意利用他,告诉你吧,我的儿子,不会杀我的!孩子,不要听信他们的谎言,快为你爹报仇吧!沈友一直在听,边听边想,最后他相信薛川是自己的父亲,于是过去杀魏宁,但被唐源白截住,死在他的手下。看他死了,唐源白抱住他,说,沈友兄弟,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来找你了!说罢,他也自杀了。那个面具躺在血泊中。

上一篇:南‮翼充‬鑫通讯连‮中锁‬虹国际营业‮招厅‬聘‎

下一篇:南充招聘搬运工

备案ICP编号  |   QQ:1920937399  |  地址:南充市高坪区  |  电话:12345678910  |   我要啦免费统计
Copyright © 2020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www.0817xx.com使用 OK文库 Powered by 55TR.COM